胡椒苹果派⭐

高高上涨的潮水呀,变化着色彩,另一边有我的爱人。

狼化贪婪x性转嫉妒脑洞注意(?)
给这个人滴 @零切
  雪,覆过来依旧是雪。
  吸一口气内里都仿佛被冰碴撑开,猎手们冷清宴会的歌谣在山谷中低语。狼也在暗色的森林里起舞。
  嗷呜——。
  远离了火与光与热与烈酒,孤独的猎手向最深的林子寻去唷。那狼也跟着去了,喉咙里最凶恶呜咽被林子扯得四分五裂。
  独眼的猎手,身上尽已经被冻结的狼血。狼在舔着嘴唇上上一个不幸者留下的东西。啊,独眼猎手,比最好的猎手还差一只恶兽的头颅。
  离了人离了笑离了赞歌离了温暖的胸膛,和同伴安慰的眼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会让自己更慌。
  得不到的在愈发猖狂。
  沉思静想。有美妙的东西在灼烧着心脏。身旁的匕首凝了厚厚的一层血膏,红到发黑。
  狼,低唱,缓步,迷惑。
  然后微笑。
  山谷里唯一相似的金眼睛,唯一相随的恶兽。猎手拿起了刀,悬在半空。四目相对。
狼贪婪地扑上来,疯狂地舔舐刀上已经凝结的血膏,刀锋割破舌头,涌出鲜血,美妙的滋味下忘却了一切痛楚,甚至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刀上拿千百个同自己一样恶兽的血。伤口,舔一口就多一道,一道一道又一道。
猎手脱下手套,从狼嘴里扯掉猎刀,深深地将獠牙刺入自己的温热血肉。狼口里的温暖舌头上的伤,裹挟着狼的恶血,把一切痛楚忘却。
“你好好尝好了,这是我的血肉——比那冷掉的,野兽的血要温暖要新鲜得多!我连那刀那烂掉的血都不如吗!”
雪地里的缠斗,血与肉与獠牙与两对金色的眼睛的缠斗,无限的温暖暴掠走一切其他触感,两具发热的躯体,在雪地里紧紧纠缠在一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