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苹果派⭐

要让邦缇给天才塞胡椒苹果派吗?

“我要拥抱你,贴近你最为细小的黑暗缝隙。”

好,我同意 @NONO
心中的老头子和女孩就是能融为一体:)我开始同意你说我心里住着少女的说法

致阿莉娜
  “既已不可摆脱混沌,不如无声痛歌,共饮心中流淌之毒酒。”
  今夜,冷林路,26号阁楼顶。

异闻录0189
  离群索居者
   曾经有一段时间,有不少学者追寻心中所求的那种断绝与尘世联系的生活。他们去往宁静的湖泊,高山和冷松林,或者荒无人烟的旷野,去往冰雪常年覆盖的平原,甚至去往沙漠。但过了两三年后,一部分人逃回来了。他们大多在村落的边缘被找到,口齿不清,但身上没有丝毫被野兽袭击的痕迹,甚至没有一点被树枝刮擦过的伤痕。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和照料,有些学者开始慢慢恢复语言的功能,他们开始讲述他们遇到的经历。
     “你见过泛着淡淡红色荧光的石头吗,只要你对着夕阳,你就能发现有些石头在闪闪发亮。”一位名叫奥古斯都的学者曾经对当地的乡民这样说,“当你把石头放在耳边,你能听到它们的语言,它们会告诉你一个方向。”
   “带着那块石头,只要你按照它给你的方向走,你会看见一间空屋子。”
   “那间空屋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间普通的木屋而已,钥匙就挂在门把手上,随便一个人都能开门,但令人惊奇的在后面。”
   “那里虽然小,但几乎什么必需品都有,但奇怪的是除了一些大间物品,小物品比如水杯之类都是成双成对的。”
   “现在回忆起来,那里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但有股力量能让你留下来。我在那时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在那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感觉屋子里似乎有些东西变了,正好变成了适合我的样式,我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但决心观察这间屋子。事实上,每天它都有可能变动着,只是我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意识到而已,有时我会在几个月后才发现某处几个月前就变动了的地方。它在变成我想要的模样。”
    ……………
   “事实上,我在那间屋子里待得越久,就越难讲出话来,你明白那种感觉吗,一切语言都显得多余,我只能表达出我贫瘠心灵里最底层最贴切的感受,其他的话完全讲不出。”
   “在那里呆得越久,我就越了解到自己的浅薄,我的话渐渐要讲完了(他说到这里,停顿了很久),我已经没有新的感受可以讲的了,一切都是寂静的,这很好,可我听不见我自己的声音了…”
   “她们来看过我,是的,她们有时候会拜访我,有时候只是远远地看一下,大多数情况下不会超过半天。不,不不,她们来的时间很短,次数也并不频繁。”
   “只是简单地聊天而已,但,你知道的,你的话如果说完了,聊天就结束了。”
   “…说到底,我回来人群之中只是为了掩盖我没有话可说的事实而已。”
    他之后不愿意透露更多,追问他,他也只会重复先前的话,总体上也越来越沉默寡言了。
   更多的学者早已完全丧失了语言功能,他们大多目光呆滞而安静,但要他们写字,似乎也行不通。事实上,他们已经失去了,任何表达“自我”的能力。当然这类的案例并不局限于学者的范围内,之前也有相关记载,可惜回来的人当中能够讲述经历的人并不多。加上不能回来的人,无法统计涉及到此传说的相关人数。
   大多数能讲述的人都提起过两只兔子,和部分民间传说中的两只逃亡兔精灵的形象大致相符。传说内,两只兔子是孤独的逃亡者,避难者的守护精灵,为他们提供住所。
    共同点还有很多,比如都通过某些动植物当做指标,比如颜色鲜艳的花朵延伸到某处,鸟雀的叫声细听也可以变成人的低语,在召唤流落的离群索居者。
   孤独者的故乡在召唤。

Lucy  Lucinda
“人群,是,细菌。”这是两个人都认同的理念。
认为大多数人必须依靠“细菌”存活,“细菌”也需要寄生在人身上。但少部分人可以脱离“细菌”存活。她们会帮助这些人摆脱细菌的干扰。因此各地都有她们的小屋来供离群索居者居住。
物件配套其实是因为所有的小屋都是她们住过的呀♪逃亡到哪里就会在哪里修起一间新屋子这样,会根据气候等自然原因摆设都不同,有时候还可以在地下啊书上啊岩洞里这样/什么
进入屋子即为孤独者。孤独者将渐渐失去“交流必要”和“刻意迎合”这种方面语言功能,“自我”的语言功能会留下,但这时孤独者面临的第二个难题将会是——自己贫乏的心灵,在剥离了所有属于“群体”的部分后自己所剩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我又能有多强烈,把自己深处的东西日复一日地面对是否还能避免迷失,全要看主人的造化了。
“我”的语言不是死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话,如果再无“我”的语言可说,久之会永久丧失语言功能。
不要试图在没有归还钥匙的情况下逃出屋子,不管逃到那里屋子的“庇佑”都还会存在,语言功能不会复原。无论在哪里安眠,第二天又是熟悉屋子的窗里看见阳光。归还钥匙的方法要问两只兔子才能知道,前提是你见到她们时还有语言功能。
对于处于人群和私下状态并不一样的人带有一定程度的宽容,事实上,她们两在面对人群的时候无论和谁说话语气都不会产生差别,就是和“细菌”说话的语气。但并不是说她们不友好。
  二人本身就是孤独的逃亡者,似乎为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目的频繁地逃亡着。不论是人群,还是深山和海洋,哪里都不可能是归宿,所以只能不断迁移直到无处可去。
  两个人交谈时基本是毫无预兆地开始,毫无预兆地结束,有时前言不搭后语,有时候可能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答对方的问题(而且对方还记着)。
  两个人有时故地重游时会看见自己的屋子里已经有了新主人,她们能感受到此人愿不愿意有人靠近,愿意的话会进去和现任主人交流,或者远远地看一眼,悄悄在门前放上一束还带着露水的野花。
比孤独更深的羁绊。
Lucy 露溪
  传说中为白兔子,实际上毛是接近白色的粉红色。绿眼,眼睛里有黑色十字的花纹。
  平常说话声音会显得比较小,但语气属于比较强硬的类型。擅长于“观察”他人情绪,但照顾情绪又是另一回事,事实上如果她愿意可以占据对话的主动权。
  具有比较强的意志力的人对她有吸引力。
  身高149cm,体重未知。
  怪力女孩。
  喜欢的食物是甜甜糯糯的那种,比如年糕,粽子或者麻薯。有自己的专属锤子(?),用途很广泛。
  比较挑食,对气味很敏感。并且极其讨厌噪音。
  会为了某种执念不肯让步甚至做出相对极端的举动来。
  更喜欢和温和的女性和小孩接触。
  事实上是可以融入人群的人,只不过在人群中不大说话,就算吸引注意力本人也无法感到任何“被关爱”的感觉。内心里其实很喜欢被摸摸头的感觉,虽然知道那种“被关爱”的感觉很不错不过自身无法感知(就算在他人认为被关心了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对关于森林的知识十分渊博,如果要让她讲故事的话说不定也可以呢,只要她心情好。
  做饭很好吃,但仅限甜品范围。超过范围的食物做出来可能会造成化学效果。
  有时候会莫名比较暴躁,但表面上一般看不出。
  一般说话没有敬语和其他客套话。都是属于单刀直入式的交谈,人群中这个情况可能好一点。对讨厌的人的厌恶会表现在言语上。
  会在有趣的“自我”面前giogio地笑←没错笑声是这样。
Lucinda 露辛达
传说中为黑兔,红眼。一般为白兔的姐姐或者影子的身份出现。
身高163cm,只是腿长(加上露溪的衬托)所以显得比较高。
敏捷度很高,擅长疾跑和隐匿。
看人总是眯着眼睛,显得比较傲慢,事实上并不是,只是近视还不戴眼镜(…)
喜欢意志强大的人,但这种喜欢是那种想要挑战交锋的喜欢,看见他们不断经过“磨炼”的过程也会让她觉得兴趣盎然。
做事有原则,在原则上会显得不讲情面。
其实很喜欢骑马和从高处往下蹦。喜欢大风好像把身子穿透的感觉,但本人并没对这种感觉进行描述。
缺乏常人所有的“同情心”,在某些问题上如果他人来用强烈情感的语气安慰自己反而会觉得莫名其妙,给予人鼓励时多会帮其分析局势。并不是没有同情心,只是同情所产生的情况和他人很不同(而且比较少见)而已。因此不大会像常人那样安慰人。
私底下其实比露溪更爱笑,发自内心的那种。
不喜欢替他人做决定,也讨厌他人为自己做决定。
对基本任何事物都能做到能断则断,潇洒离去的地步,但并不是指她无情,正因有情才如此。
在人群里更活泼一点,但如果注意她说的话的话,就会发现她在人群里仿佛周围没有人群一样。
一坐下就是翘二郎腿。
有啥吃啥,不挑。

狼化贪婪x性转嫉妒脑洞注意(?)
给这个人滴 @零切
  雪,覆过来依旧是雪。
  吸一口气内里都仿佛被冰碴撑开,猎手们冷清宴会的歌谣在山谷中低语。狼也在暗色的森林里起舞。
  嗷呜——。
  远离了火与光与热与烈酒,孤独的猎手向最深的林子寻去唷。那狼也跟着去了,喉咙里最凶恶呜咽被林子扯得四分五裂。
  独眼的猎手,身上尽已经被冻结的狼血。狼在舔着嘴唇上上一个不幸者留下的东西。啊,独眼猎手,比最好的猎手还差一只恶兽的头颅。
  离了人离了笑离了赞歌离了温暖的胸膛,和同伴安慰的眼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会让自己更慌。
  得不到的在愈发猖狂。
  沉思静想。有美妙的东西在灼烧着心脏。身旁的匕首凝了厚厚的一层血膏,红到发黑。
  狼,低唱,缓步,迷惑。
  然后微笑。
  山谷里唯一相似的金眼睛,唯一相随的恶兽。猎手拿起了刀,悬在半空。四目相对。
狼贪婪地扑上来,疯狂地舔舐刀上已经凝结的血膏,刀锋割破舌头,涌出鲜血,美妙的滋味下忘却了一切痛楚,甚至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刀上拿千百个同自己一样恶兽的血。伤口,舔一口就多一道,一道一道又一道。
猎手脱下手套,从狼嘴里扯掉猎刀,深深地将獠牙刺入自己的温热血肉。狼口里的温暖舌头上的伤,裹挟着狼的恶血,把一切痛楚忘却。
“你好好尝好了,这是我的血肉——比那冷掉的,野兽的血要温暖要新鲜得多!我连那刀那烂掉的血都不如吗!”
雪地里的缠斗,血与肉与獠牙与两对金色的眼睛的缠斗,无限的温暖暴掠走一切其他触感,两具发热的躯体,在雪地里紧紧纠缠在一起。

看她

零切:

大概就是……在墙墙的建议下涨了不少的约稿条(()这个大概可以当长期的价格参考?
之前扩过的大家就不用再麻烦扩啦……反正也没人()
和之前不同的要点大概就是:价格涨了,现在支付方式走qq、wx、zfb都可以,除了大头不约其余都可以约(也就是增加半身)

近期要约的话因为我在北京集训所以画的时候大多只能熬夜画x会比较慢

我靠我自杀!!!我的qq是3313235435!!!

我们背靠着背,说起美丽又奇妙的,关于逃跑的事,头上的星空与大地,都是不安分的未来。